1. <tt id="yp3tr"><pre id="yp3tr"></pre></tt>
      <small id="yp3tr"></small>
        1. <blockquote id="yp3tr"></blockquote>
          1.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首頁 >農業農村 >正文

            沙區農業豐收的隱憂

            發布日期:2020-09-28 16:07
            0

            不久前,筆者到定邊縣北部白泥井等沙區,看到一派豐收景象:空曠平坦的原野上,放眼望去皆是綠色,辣椒、玉米、馬鈴薯、西瓜長勢喜人,來自全國各地的貨車川流不息,高峰時有五六萬外地人在這里搞種植、做買賣。昔日的荒灘地變成了如今的萬頃良田。僅白泥井一鎮現有水澆地32萬畝,該鎮僅辣椒就種植7萬畝,產值13億元。隨著生產的擴大,農民墾荒實實在在嘗到了甜頭。

            豐收的景象下也有隱憂——莊稼地在不斷擴張,地下的水位卻不斷下降。幾年前的一個資料稱:在定邊沙漠農業的核心區——白泥井鎮,打機井的深度比十年前增加100到120米,而以前僅僅是60米左右。筆者從種植戶中了解到,現在許多村莊打井深度已達到300多米。不少地方,淺層地下水已經無法使用,必須打深井才能取水。

            沙區現在的情況與原來形成鮮明對比:過去這一帶地下水位淺、鹽堿嚴重,農戶在廣種薄收之余的一大任務,就是造林種草,抵御風沙、鹽堿。現在,隨著地下水位的下降,鹽堿“退了”,原來沒人要的荒灘地被改造成了良田,可發展農業需要的水卻不夠用了。

            人均水資源占有量250立方米的定邊,是陜西省最缺水的縣,也是全省唯一沒有可用地表水、地下水也缺乏的縣。另一方面,定邊擁有陜北面積最大的耕地、陜西最大的油田,作為完全依賴地下水的縣,地下水開發利用最多、最劇烈,水井數量在陜西省最多,占全省近五分之一。

            以定邊白泥井、靖邊東坑為代表,榆林北部風沙灘區已成為全國聞名的優質蔬菜、馬鈴薯產地,農業收入在全省名列前茅。這一帶也是榆林市農業開發強度和密度最大的區域,除農民自發墾荒外,還肩負著造地任務。近年來我市平均每年在毛烏素沙漠南側開墾超過3萬畝荒地用以“異地占補平衡”。

            這種農業的大開發和產業化,一方面成為高效農業富民的樣板,另一方面也是在超采地下水、與植被爭水的前提下實現的。靖邊東坑鎮和相鄰的梁鎮靠近沙漠的區域,已被認定為全省最大的地下水連片超采區。農業規模更大的定邊縣,同樣面臨著嚴重的地下水超采問題。無節制地使用地下水,尤其使深層地下水以比淺層地下水更快的速度下降,令人揪心。從這個角度看,目前沙區農業已成當地環境最大的現實威脅。

            今年春季,976萬方的西線引黃調蓄池及充放水管道開工。然而,對于嗷嗷待哺的定靖沙區農業來說,目前主要滿足飲水需要的引黃水,不僅指望不上,總水量也是杯水車薪,連超采區的地下水置換都不夠。據業內最保守估算,僅定靖兩縣超采區的生態修復用水至少每年需2000萬方以上。

            雖然沙區推廣的設施農田、節水澆灌有明顯效果,但由于設施前期投資較大和用水管控不嚴,目前超采地下水的勢頭仍未得到根本遏制。以白泥井鎮為例,設施農田為8418畝,僅占32萬畝水澆地的2.6%。而且,在經濟效益的誘導下,原本種植耐旱作物的大田,也紛紛改種效益更高的蔬菜,使單田耗水更高。

            沙區的農業開發,在鄰省是有過深刻教訓的。2008年到2014年,鄂爾多斯市憑借強大的財力,鼓勵現代農業、連片耕地。毛烏素沙漠北麓的各旗縣當時新增耕地很多。但到2013年左右,沙漠北側地下水位下降接近警戒線,荒漠化和草原沙化開始出現。為了扭轉生態惡化的趨勢,鄂爾多斯市在2014年果斷停止了鼓勵規模農業的做法,從那時到現在,持續在毛烏素沙漠北側的各旗縣實行嚴厲的禁墾。更早之前,甘肅民勤曾因在沙漠邊緣過度開發農業帶來巨大生態災難,被稱為“民勤教訓”。后來,當地提出“人退沙退”的治理方向。

            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要全面認識這一點,就要科學認識環境的變化。許多專家早就指出,毛烏素沙漠是我國沙漠中條件最好的,降水較多,植被多樣性較好,沙丘涵養著寶貴的淡水資源。從環境的角度看,榆林沙區農業仍然是綠洲農業。將荒漠變為高效農田固然是發展需要,但脆弱的生態環境不允許承載太多、太劇烈的農業開發。特別是像定邊這樣的嚴重缺水地區,更要學會對環境的尊重,占補平衡的前提必須是地下水的采補平衡。

            人為地將荒漠變綠洲,固然讓觀感舒適了,卻未必是環境變好的根本標志。沙區環境治理更要注重質量,樹立三個基本原則:少擾動(減少對自然的擾動);少費水;有限度。例如,蔬菜、馬鈴薯等高耗水型作物會加劇當地水資源短缺的矛盾,長期看人均用水量會不斷減少,人均收入增長難度也會越來越大。像白泥井這樣的鄉鎮,有的村子戶均已達上百畝水地,應不應繼續鼓勵高耗水農業,值得商榷。

            從現實出發也立足長遠,在定靖等北部沙區,產業發展首先要讓水做主,應發展節水型高效農業,并限制農作物的耕作范圍與品種范圍,以水定產,以水求生存、求發展。在開發強度高的地域,有必要退耕一批高耗水農田,或者實行輪作、休耕。要向水資源管理先進地區學習,依法依規限制水井數量和打井深度,實施能管到位的監測計費和指標約束,徹底扭轉無序、無償開采地下水的態勢。在有限度的開發下,未來寄希望于更大規模的引黃調水,解決環境保護和農業發展問題。

            劉建坤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賀杰慧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