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yp3tr"><pre id="yp3tr"></pre></tt>
      <small id="yp3tr"></small>
        1. <blockquote id="yp3tr"></blockquote>
          1.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一生奉獻一生情——《歲月韶華》詮釋的初心

            發布日期:2020-09-29 16:38
            0

            downLoad-20200929163217

            downLoad-20200929163117

            downLoad-20200929163410

            downLoad-20200929163227

            downLoad-20200929163425

            原創大型陜北民歌劇《歲月韶華》日前在榆林的上演,深深打動了現場觀眾。該劇講述了知識分子童玲和沈鴻一家四代人扎根陜北,獻身公路事業的人生經歷,熱情謳歌了黃河流域公路建設事業的輝煌成就和筑路人的愛情堅守和精神情操。

            難忘曾經的陜北,人們奔波于崎嶇的大山大溝之間,運輸靠牲畜、出門靠步行是最真實的寫照。上世紀50年代,從省城西安到榆林,“大道奇”卡車載著乘客,逢山爬山,遇河過河,“晃”22天才能到到達。

            難忘曾經的陜北,交通不便給這片土地帶來的是閉塞、是貧困、是落后。在新中國的曙光照耀中,陜北交通才逐漸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道路向四處延伸,出行方式多樣可選,交通工具發生變革。閉塞荒涼變成了繁華熱鬧,交通不便已經成過往,發達的物流代替了人扛畜馱。

            正是有童玲一家幾代人這樣將青春揮灑的知識分子的支援建設,正是有了千千萬勤勞淳樸、奉獻在陜北大地的老鄉們,才有今天大陜北翻天覆地的巨變,阡陌成新路,崎嶇變通途。

            《歲月韶華》是榆林市民間藝術和戲曲研究院成功入選第九屆陜西省藝術節的參賽劇目,歌頌“建設榆林的他鄉人”,由康世進編劇,李俊強導演,朱啟高作曲,王曉怡、郝亮亮、李勇、王媛媛、賀斌等傾情主演。

            “站著你是一座山,躺下也是一道川,風風雨雨筑大道,坎坎坷坷走雄關……”陜北民歌將這部劇演繹得蕩氣回腸。上世紀50年代末,在北京某大學留校任教的童玲毅然決毅地投身于陜北公路建設——她父親曾經生活戰斗過的地方。在黃土高坡、黃河岸邊,她和沈鴻走進婚姻殿堂,成了名副其實的陜北筑路人。20年后的1977年,組織給童玲“平反”,全家可以返京,此時她們的女兒沈向陽正趕上恢復高考,沈鴻滿懷信心準備讓正在戀愛中的女兒回北京應考,童玲則堅持不離開陜北,在矛盾沖突中倆人不得已離婚。沈鴻回了北京,而童玲和女兒則留在了陜北。進入新時代,從事過210國道、全國第一條沙漠高速公路建設的童玲在杖朝之年又參與了黃河1號公路的建設,并與女兒女婿違法承包工程、施工違規操作進行了堅決斗爭。在一個深秋之夜,隱藏病情多年、“年令退休身未退”的童玲在“站在最大多數勞動人民的一面”的信念中走完了自己的筑路人生,留下生命中的歲月韶華……

            劇中的女主人公童玲,聰明、能干、果敢、有魄力、敢拼敢闖、敢愛敢恨,她折射著無數曾在陜北建設中留下奉獻足跡的知識分子的影子,他們或是下鄉的知青、或是參與水利基建、交通建設的技術人員,或是在治沙造林中嘔心瀝血的科研工作者……他們為這片土地奉獻著青春、揮灑著汗水,許多人從此扎根陜北,成為地地道道的高原人。他們用一生書寫家國情懷、書寫奉獻擔當。

            只問深情,只問盛放,只問初心,童玲來到陜北,經歷過骨肉分離、經歷過生活艱辛、經歷過感情的崎嶇,也經歷骨肉親情和人間正道的選擇。作為一個女人,她承受著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種種磨難,但她始終初心未改,“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完成父親的遺愿,讓老區的人們走出大山”。

            家國情懷是什么?許多人覺得“家國情懷”特別高大上,離自己很遙遠。童玲們的一生奉獻就是在彰顯著大愛,彰顯著家國情懷。那種對愛的堅守與執著,對平凡的守護與珍惜,對生活的熱愛和傳遞,對人性的恪守與領悟,不由自主讓人為之感動,熱血沸騰。

            《歲月韶華》是一首橫跨數十年的命運交響曲,除了主人公童玲,一個個劇中人物都被塑造的血肉豐滿,他們在不同時空,面對人生時,憑著內心的真實做出抉擇。他們的青春,有家國大義,有個人情懷,他們經歷著普通人的日常,也面對著生命的考驗。其中如苗小川和沈向陽,面對生活的光怪陸離,也曾走過彎路,然而他們最終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這樣的人物塑造,更顯得真實。

            在《歲月韶華》中,苗長風、魏天成以及農民、筑路工人等的塑造也讓我們看到淳樸的陜北人群像,在陜北大開發的征程中,從篳路藍縷走到今天,淳樸善良、憨厚老實一直是我們這片土地上的人致勝的法寶。苗長風有文化、懂協調,卻絲毫不改淳樸的陜北人本色,每天奔波在工地現場。魏天成的出現,讓我們看到了在閉塞的陜北,人們思想落后,對一畝二分地的執念,然而愚昧不是這些老實巴交的農民的代名詞,他們知錯能改,一旦知道自己行為不妥,總能迅速的改正,捧出最大的誠意來。為了子孫后代的光明未來,他們懂感恩、愿意付出,執著的堅守著自己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眾人拾柴火焰高,“二十年熬過冬來走過春,二十年冒過雨來頂過風, 二十年公路修在山頂頂,二十年感情溫暖人心心”。在人們共同的努力下,才有今天大陜北的四通八達,通暢的交通物流才讓這片土地欣欣向榮,越來越繁華。

            毋容置疑,《歲月韶華》主人公童玲在劇中是個大寫的人,是黃土地上錚錚鐵骨的英雄,其實劇中童玲的丈夫沈鴻這一形象的塑造也尤為感人。這是一個著意要做普通人的知識分子,他的才華、抱負在劇中被一略而過,他的身份是戀人、丈夫、女婿、父親,一個溫情脈脈的男人。他所追求的始終是家庭的和諧、家人的相伴,但為了妻子的事業,他一次次妥協作出巨大的犧牲。他深愛自己的故鄉北京,但卻將半生歲月托付給了陜北,他想讓孩子回到北京,卻尊重了女兒因愛情和依戀所做出的的抉擇。在劇中,因為始終無法釋懷的鄉愁,他負氣選擇了和童玲離婚,可他在往后的歲月中他依然深愛著妻子,默默在北京照顧著岳母,遙望著陜北思念愛人。我們可以肯定,如果不是因為童玲的猝然離世,他和妻子最終還是會選擇復合,圓滿的走完一生。所以,看似半路逃兵的他,也是將一生韶華托付給陜北的人。

            現在社會的熙熙攘攘,人們總是會羨慕那些所謂的成功人士,因為他們擁有太多財富、地位、權勢……《歲月韶華》這樣的正能量大劇,讓我們又一次清醒,喚醒我們的迷失,在感動之余慶幸自己還能擁有情懷,從而繼續用力地生活著、愛著、恨著、生長著,活得坦蕩,活得淋漓盡致,有如一的初心。

            欣賞劇中波瀾起伏的故事, 劇中悠揚的陜北民歌、特色鮮明的陜北大山大川背景更是讓人心潮澎拜。越是民間的,就越是世界的,充滿韻味的信天游,細致表現人性之美,又豪邁呈現中國氣派,構建了地域特色濃厚的風情畫卷。

            如何讓創作真正成為有靈魂、有情懷、有生活、有力度的誠意表達,是需要認真探討的課題。《歲月韶華》最重要的特性是它身上體現的“榆林制造”,有故事、有創意、又有精心的編創,成功體現風土人情,又利用豐富的劇情喚醒最光輝的人性內在,這部作品應該又是榆林文化的一個新創舉。期待《歲月韶華》能走出全省、走紅全國,讓文化在榆林建設中的脈動更強勁。

            李苗苗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謝麗麗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