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yp3tr"><pre id="yp3tr"></pre></tt>
      <small id="yp3tr"></small>
        1. <blockquote id="yp3tr"></blockquote>
          1.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國產職場劇到底應該怎么拍?

            發布日期:2020-10-09 09:34
            0

            近期,國產職場劇《平凡的榮耀》收官,這部翻拍劇(翻拍于韓國職場劇《未生》)出乎意料地成為豆瓣評分最高的國產職場劇。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其打破以往國產職場劇懸浮化、愛情化的創作窠臼,突破了表象,以現實主義精神深入生活與職場的真實面貌,其堅實的現實質感和出色的影像影調,都是超越以往的。但是客觀來說,這部劇與原作相比,依然存在一些不足,從中可以看到國產職場劇的主要問題所在。

            如何表現時代風貌與時代精神的“真”

            國產職場劇為什么一直拍不好?最關鍵的在于“真實”二字。一方面是對真實職場的流程、職場競爭的殘酷、職場的拼搏精神表現不實;另一方面,創作者用藝術性手法表現處理職場的能力還有問題,往往將職場劇拍成了其他類型劇,比如偶像劇、情感劇、宮斗劇。職場劇是最能體現時代發展的劇集類型,所以也是最需要緊緊與時代相連、用現實主義精神來表現的類型。

            《平凡的榮耀》之所以在一眾職場劇中出彩,首先在于它現實主義的創作態度。劇組在上海租了一層現實中的金融辦公區,采訪了上百位投資行業的金融人士,讓故事具有一定的超前性——比如劇中出現的無人機、機器人、直播帶貨、生態農業與旅游觀光,這些現在依然是投資熱點。劇中的主角們所遇到的職場欺凌、合同違約、粗陋的酒桌文化,都引起觀眾的共鳴。劇中人物為了生存,經歷了反反復復的掙扎努力,通過自己腳踏實地的奮斗贏得了機會,而不僅僅是靠著主角光環,或“天降神兵”,這是這部劇最大的意義。

            但是,這部劇和原作《未生》相比,并沒有展現更加開闊的社會風貌,也沒有充分利用投資行業這一題材去展現經濟發展的圖景。《未生》中的主角張克萊是一名在社會底層打零工的高中畢業生,他做清潔工、快遞員、代駕,通過他能看出普通底層青年的生存不易。他在劇中有句臺詞,大意是:每當他以為自己起得很早時,大街上其實已經早就有人了。劇集中會反復真實展現張克萊穿梭在大街人流中的鏡頭,這就是真實的社會。劇中還表現了這些職場人拖著疲憊身軀回到家里的溫馨鏡頭,那種在與孩子們的嬉鬧中化解煩惱、獲取安慰的瞬間,無法不讓觀眾動容。《平凡的榮耀》更多將鏡頭聚焦在辦公室,尤其是辦公室的斗爭,人物走進真實人群中的機會不多。對于風投這個行業,如果藝術表現處理得好,我們本應該看到“大眾創業”的生動景象,并由此透視中國經濟新舊動能轉換的努力。可惜的是,作品并沒有對這些做更加深入的描寫。

            如何深入開掘人物的精神世界

            電視劇是寫人的劇,核心是人物。國產職場劇,說到底講述的是職場道德與職場精神,尤其是在處理人物面對“利”與“義”這個矛盾面時,誰能處理得自然深入,誰就能比別人拍得技高一籌。《平凡的榮耀》好就好在對人物的深入刻畫,尤其是對劇中幾個主要人物的刻畫上,打破了以往扁平化、刻板化的套路,更加注重對人物內心的開掘,塑造人物的立體感和復雜感。

            主角孫弈秋是一個不像主角的角色,作品對這個人物的描寫,沒有像一般的職場劇那樣給他過多主角的光環。他出身卑微,學歷低下,被同事嘲笑,為了學習技能瘋狂背字典,用圍棋思維準確抓住對手破綻,順利晉級。他無時無刻不在為了生存而思考,他面對繁華都市的內心獨白,更加凸顯了這個角色的倔強、堅韌和難得的自省。他代表了與風投行業逐利、短視、實用完全不同的價值觀,他更注重的是尊嚴、人性與全局觀,這種角色在國產職場劇中是非常少見的。他的上司吳恪之這個角色也是如此:就是因為剛直不阿,不愿意溜須拍馬、放棄原則,所以始終無法升職,才華無法施展,但是他的耿直與正義感是劇中最耀眼的光芒。講明白職場人生到底應該怎么走,也是這部劇的意義之一。

            但是,和原作相比,《平凡的榮耀》對角色的刻畫還不夠深入,有浮在表面之嫌——包括孫弈秋和吳恪之這兩個最主要的角色。不過最明顯的,還是將反派人物膚淺化、痞子化。劇中的馬總是二組負責人,是吳恪之性格與人格的反面——他欺上瞞下、阿諛逢迎,帶領的手下對待新人蘭千翊,堪比暴君與齷齪小人的合體,非常臉譜化。有網友彈幕表示,看這個組的戲就像看黑幫戲——這就是典型的劇情推著人物走。孫弈秋所在的四組空降了個丁利波,一副痞相,混跡于一幫黑幫式酒肉朋友之中,很難讓人把這樣的人物與現實中的投資精英聯系起來。

            這些人物設計,明顯是為了加強矛盾,增強戲劇沖突。大概創作者認為風投間的競爭不太好可視化,就必須讓人物戴上紅白黑的臉譜上陣,以為觀眾能看得更明白。但實際上,這樣表面化的人物設計,從根本上來說,是由于對風投或者說金融行業的調研不夠深入。職場劇的人物刻畫,要從職場這個基點出發,所有的戲劇都應該建立在最典型的職場空間內,人物可以有缺陷,但是不應該用臉譜化的暴虐人性和類似吃喝嫖賭的污點去增強人物的反感度。

            如何切實地表現細節

            細節決定成敗,這句話對于電視劇同樣適用。對于職場劇來說,一兩個細節就能看出創作者是否用心,是否真正對這個行業做了功課。對于翻拍劇來說,如何處理同一個細節,實際上也是兩部戲藝術水準的最直觀表現。對于細節而言,《平凡的榮耀》和《未生》比還有相當的差距。

            舉一個例子。比如《未生》中資源組陷害張克萊所在的營業三組事件:資源組的實習生借用張克萊的膠棒,導致重要的票據被帶走,遺失在寫字樓一樓大廳。營業三組組長吳尚植發現了這個重要的票據,但是他知道實習生剛做父親后,有了惻隱之心,忍而不發,直到兩個組在酒后相遇,吳尚植為了保護張克萊才徹底爆發,使得真相大白。而《平凡的榮耀》中,首先將膠棒改為了藍莓飲料,其次實習生將無用的協議紙扔在大廳(原作中是實習生在匆忙中想放在前臺,但是無意飄落)。從這兩個細節就能看出,原作的細節設置是非常符合職場生活的,這幾乎是每個職場人都可能遇到的;而《平凡的榮耀》里的設置就不太符合職場人的特點——一個經歷重重考驗、擠掉千軍萬馬的人,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嗎?而且吳恪之在發現了真相后,直接當著全公司人的面斥責了犯錯的實習生——這樣的設計也過于直白,缺少了那種惻隱之心,也就少了原作一波三折的戲劇感,更缺少了這種符合生活邏輯和職場邏輯的細節帶給人物塑造的豐富度和復雜感。

            類似的細節很多。比如決定實習生去留的案例展示環節,原作中張克萊找到了辦公室每個人的拖鞋贏了對手,讓所有人心服口服,這是和職場相關的非常生動的細節;而《平凡的榮耀》中,孫弈秋構思了一個普通的、簡單的校園創業大賽項目,顯得比較牽強。還比如,張克萊揭穿樸科長違法事實是靠著對圍棋戰術的巧妙運用,在對方電話、傳真合同細節中找到破綻;而孫弈秋是靠竊取行車記錄儀、通過女性朋友曖昧的釣魚執法獲得證據——這種細節的難度一下子就下降了,精彩度、可信度也降低了不少。這種差距,實際上就是兩者藝術能力上的差距。

            分析《平凡的榮耀》與原作的差距,并不是要否定這部劇的成功之處。相反,筆者由衷為國產職場劇能有所進步感到高興。職場劇是國產劇創作的難點,它與國民經濟相關領域的發展息息相關,也離不開長久的影像工業的積累與支持,更離不開對職場人性的深刻洞察。反過來,優秀的職場劇又能觀照社會,鼓舞人心。希望這部《平凡的榮耀》能成為國產職場劇的新起點。胡祥

            本文來源:北京日報編輯:石麒會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