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yp3tr"><pre id="yp3tr"></pre></tt>
      <small id="yp3tr"></small>
        1. <blockquote id="yp3tr"></blockquote>
          1.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誓將沙地變綠洲——榆林市推進毛烏素沙地治理紀實

            發布日期:2020-10-09 16:38
            0

            9月18日,記者跟隨中宣部組織的“中國四大沙地生態修復治理”主題調研采訪團來到有著“生態文明畫卷”之稱的榆林市橫山區。在雷龍灣樟子松造林示范區,沿著馬路一路前行,只見綠樹婆娑,成片成蔭。

            29

            百萬畝樟子松基地一角 資料圖片

            “以前,這里一年四季風沙不斷,除了星星點點的駱駝刺,幾乎看不到一點綠。”橫山區委常委、宣傳部部長黨玉飛告訴記者,“如今,這里成為橫山最大的一個樟子松集中實施區,區內流沙已達到固定或半固定,喬灌草種群關系穩定,樟子松已茂密成林。”

            土地荒漠化被稱為“地球癌癥”。新中國成立后,陜北地區的干部群眾幾十年如一日,戰天斗地、治沙造林,讓860萬畝流動沙區逐漸變綠。目前,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達93.24%。陜西,正在向土地荒漠化“動刀”,誓將沙地變綠洲。

            塞上榆林“拴牢”流沙形成“綠進沙退”

            毛烏素沙地是中國四大沙地之一,總面積4.22萬平方公里,位于陜西和內蒙古自治區交界處、榆林市長城一線以北。它的前鋒活躍在陜西境內,面積2.4萬平方公里,通稱榆林沙區。

            毛烏素沙地被稱為“人造沙漠”。歷史上,這里是以“水草肥美,群羊塞道”著稱的塞上明珠,風景宜人。自唐代起至明清,由于人類的不合理開發利用,再加上氣候變遷,毛烏素地區逐漸變成茫茫大漠。

            新中國成立初期,整個延安以北的陜北地區森林覆蓋率降到歷史極值1.8%。流沙已越過長城南侵50多公里,其前鋒抵達米脂、吳起一帶,榆林城被迫3次南遷,素有“三拓榆陽”之說,形成了“沙進人退”的被動局面。

            綠色,是榆林人千年的夢想。播種綠色,是陜西人長年的堅守。新中國成立后,依靠中國共產黨的強大政治號召力,當地政府動員沙區群眾開展了波瀾壯闊的治沙活動:20世紀五六十年代在長城沿線點上建設20個國有林場和10個大型苗圃試驗示范區;70年代在線上建設4條大型的防風固沙林帶和農田防護林網;80年代面上開展大規模飛播造林和大戶承包造林活動。

            進入21世紀以后,榆林出臺了《關于加強生態文明建設打造黃土高原生態文明示范區的決定》等文件,先后開展了三年植綠大行動、林業建設五年大提升行動,實施了三北防護林、退耕還林等國家重點工程,并取得了驕人的成績。榆林市的生態環境得到根本改善,實現了從“沙進人退”到“綠進沙退”的歷史性飛躍。

            “中國的防沙治沙是從榆林走出來的,榆林成功的防沙治沙經驗,正在引領著中國乃至世界防沙治沙工作的走向。”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原局長張建龍這樣評價。

            科學技術讓陜西治沙步伐加快

            9月17日,記者來到位于榆林市城北6公里處的紅石峽沙地植物園,這里植被豐茂,林蔭小道生機盎然,森林特有的清新空氣,令人格外放松和愉悅。

            沙地上能不能栽植這么多樹木?這么好的植被狀況會不會造成水分的過度利用和消耗?

            “毛烏素沙地處在我國400毫米等降水量線上,歷史上是森林和草原交錯分布的區域,以現有的科學技術水平,通過選擇抗旱節水植物物種、設計合理的造林模式,可以形成疏林草地景觀。”省林業科學院治沙研究所所長石長春向記者解釋。

            目前,紅石峽沙地植物園2680畝林地生長著500多個植物種,經過63年的生態系統演變,已經形成了森林景觀,森林覆蓋率達到67%,而地下水位并沒有下降,維持在8米左右。

            依靠科學技術高效治沙,陜西治沙步伐逐漸加快。早在20世紀50年代,中科院組成14支沙漠考察隊,其中一支100多人的隊伍就駐扎在榆林,開展了我國最早的沙漠治理科學研究。截至目前,三代科技工作者先后攻克了180多項技術難題,取得47項科技成果獎勵,并將科技成果逐步推廣到整個榆林市及周邊省區甚至國外。

            “在科技工作者探索毛烏素沙地治理的歷程中,有兩項研究成果最為典型:一個是沙地針葉樹引種造林,一個是飛播作業技術治沙。”石長春說。

            1964年,榆林第一代科技工作者從大興安嶺地區引入樟子松,在1.3畝無灌溉條件的沙地上栽植了217株。他們攻克了造林試驗、擴大試驗等重重難關,已經完全掌握了樟子松育苗、栽植、管護等一系列技術集成措施,并在生產上大面積推廣。目前,樟子松成林面積超過150萬畝,而且每年以10萬畝的速度增長,壽命短、易生蟲的第一代植樹造林主要樹種楊樹漸被替代。

            為掌握榆林毛烏素沙地風沙移動規律及飛播作業技術,省林業科學院治沙研究所研究員漆建忠及其團隊二十四年如一日,常年奔波在野外,終于找到利用季風更替規律實現埋種的自然奧秘,并推出了12項關鍵配套技術,完全解決了毛烏素沙地飛播造林保存率低的問題,使飛播造林保存率從不到1%提高到75.1%,之后在短短的26年時間里“拴牢”了陜西860萬畝流沙。目前,整個毛烏素沙地約四分之三林地的基礎都是飛播作業技術林地。

            用心血書寫大漠傳奇

            在榆林市林業展覽館的大廳里,“不畏艱難 勇于拼搏 矢志不渝 開拓創新——榆林治沙精神”的標語格外耀眼。

            “榆林治沙精神是榆林群體精神最集中的體現。71年來,榆林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與惡劣的自然環境頑強斗爭,到如今,綠油油的林草使毛烏素沙地望而卻步。應該說,榆林治沙人是中華民族當之無愧的英雄。”榆林市林業和草原局局長賀強說。

            在眾多治沙人中,被稱為治沙“愚公”的郭成旺已經把治沙造林當成一種信念傳承下去。如今,他的兒子、孫子、重孫子堅持植樹造林,將4.5萬畝沙地染綠。他的家鄉靖邊縣東坑鎮毛團村,現在不僅再也不懼風沙侵襲,還成為遠近聞名的蔬菜基地。

            靖邊縣全國治沙勞模牛玉琴1985年就和丈夫主動承包沙地。他們當時帶著5歲的兒子種樹治沙,渴望改善生存環境,但治沙還未成功,丈夫就先倒下了。牛玉琴含淚領著子孫,頂烈日、冒雨雪、迎風沙,30多年來造林11萬畝。

            榆林市榆陽區補浪河鄉地處毛烏素沙地南緣,20世紀六七十年代,全鄉80%的土地被荒沙吞沒,一年四季風沙不斷。

            為了實現“綠色”夢想,1974年,54名平均年齡只有18歲的女民兵來到當時風沙侵蝕最為嚴重的補浪河鄉黑風口安營扎寨,開啟了治沙造林的艱難征程。46年來,她們累計推平沙丘800多座,營造防風固沙林帶35條,修筑飲水渠35公里,讓1.44萬畝寸草不生、寥無人煙的荒漠沙海變成了如今的綠洲。

            還有全國治沙英雄石光銀,他聯合其他農戶,成立了農民治沙公司,探索新的治沙路徑,在毛烏素沙地南緣營造了百余公里長的綠色屏障,綜合治理荒沙、堿灘25萬畝。

            一代代治沙人用心血、汗水甚至生命,力斗“沙魔”,書寫出一部可歌可泣的大漠傳奇。

            大漠駝跡絕,塞上柳色新。目前,榆林市林木保存面積達2248萬畝,林木覆蓋率提高到34.8%,黃土丘陵區治理水土流失面積1.8萬平方公里,年入黃河泥沙量由新中國成立初期的5.13億噸減少到2.9億噸。

            綠水青山直接帶來了金山銀山。如今,榆林的風沙區大棚種植、育苗、沙漠旅游等蓬勃興起,全市從事沙產業的企事業單位達150多家,年產值4.8億元,從業人員10萬余人。在防護林屏障的庇護下,榆林成為陜西馬鈴薯第一大市、“新糧倉”。

            “成績屬于過去,是未來做好工作的鋪墊和底氣。我們還要在生態空間治理方面,在理念上創新、宏觀上把控,在微觀技術層面上,要提高森林草原質量和效益,繼續加強人工干預措施。此外,還要聚焦短板,開展科技攻關,做好林草這個基礎產業,從根本上解決山區群眾的貧困問題。”省林業局副局長昝林森說。

            (據《陜西日報》)

            本文來源:陜西日報編輯:賀杰慧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