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t id="yp3tr"><pre id="yp3tr"></pre></tt>
      <small id="yp3tr"></small>
        1. <blockquote id="yp3tr"></blockquote>
          1. 歡迎進入榆林網!
            榆林傳媒中心主辦
            <
            >

            到毛烏素去看看

            發布日期:2020-10-11 15:44
            0

            今年,毛烏素火了。新華社等全國大媒體連續報道,橫亙榆林北部長城兩岸的毛烏素沙漠不見了。《我和我的家鄉》上映后,更是直白的告訴全國人民毛烏素沙漠全面綠化了,綠色產業發展起來了。

            binary_middle (2)

            到毛烏素了解史前文明

            在商周時期,毛烏素以上叫朔方,以下叫鬼方,也就是媿(KUI)方。這就是古代的方國。同時存在的大姓氏還有姬姓、姜姓。原始姓氏都是從女的。后來有從地名、官職等等。這塊地方就是媿姓也就是魏姓的發源地,春秋三家分晉的魏國即來源于此 。在甲骨文和青銅器的文字記載中,商周打的大仗也就是與鬼方了。鬼方的都城位于清澗縣無定河畔的魚兒峁附近,僅當時的祭壇就大過北京的天壇。后來,這些人一部分人遷徙到丁零洋也就是貝加爾湖一帶,一部分人越過黃河太行山建立了中山國。為此,鬼方都城遺址的界碑還是中國、蒙古、俄羅斯三國立的。

            更為神奇的是,毛烏素南緣神木段發現了夏朝前,東亞地區最大的都城遺址,與山西陶寺遺址在同一時期,其文明程度讓人嘆為觀止,有絲綢、麻,骨針,算卦的甲骨,有大量的難以計數的玉禮器,城門、城墻下埋有方向一致的24個少女頭蓋骨。還有壁畫,與商朝文化一致的石雕,樂器口簧,文化藝術的出現,文明程度不低了。從年代看,正是史前大禹治水的大洪水時代,從把神廟或宮殿的石頭拆下來砌在城墻里看,一定是東部人群在遭遇洪水時退到黃土高原,打破了城池,又重新建了城來防御敵人,成為當時的霸主,形成了萬國來朝的局面。顯然是兩個文明存在過,一個北方文明一個東方未明。有專家說是黃帝的都城。

            binary_middle

            到毛烏素了解民族發展史

            我們都知道,中國歷史上的戰爭主要是與北方民族的戰爭。毛烏素位于黃河幾字中央,是南北戰爭的必經之地。狄人、匈奴、鮮卑、突厥、柔然、回紇、蒙古等等民族馳騁各個朝代,南下牧馬,中原政權幾易其手。中原為了抵擋胡人南下,從春秋戰國時就開始在毛烏素修筑長城,后有秦、漢、隋、明等朝代繼續修筑長城,明朝更是修筑了大邊二邊兩條長城和三十六營堡防御蒙古人。把延綏鎮修到了榆林成為九邊重鎮之一,在紅山建了長城上最大的烽火臺---鎮北臺,來保護紅山互市。秦朝蒙恬扎營上郡,扶蘇做監軍,修長城,打擊匈奴。“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里人” “長煙落日孤城閉,將軍白發征夫淚。”這樣的邊塞詩很多,說明這里戰爭的頻仍。

            值得一提的是,在東晉時期,匈奴鐵弗部赫連勃勃感嘆:“美哉,斯埠,臨廣澤而帶清流,吾行地多矣,未有若斯之美”,在毛烏素建立都城統萬城,城墻高聳入云,馬面密集,六年時間用當地白色的土運用當時最先進的技術建造的,硬比石頭。城之所以堅固是因為當時的筑城者“叱干阿利性尤工巧,然殘忍刻暴,乃蒸土筑城,錐入一寸,即殺作者而并筑之”。隋朝偉大的建筑家宇文凱設計修建了長安城,一定是從小在統萬城成長,見過精致的統萬城建筑。大夏國勢力范圍南至秦嶺、北到陰山、東臨黃河、西近隴西。北魏拓跋燾攻下統萬城感嘆:“蕞爾小國,用民如此,安得不亡。”隋末鷹朗將梁師都聯合突厥在統萬城建立了梁國,北宋黨項人李元昊在統萬城稱帝建立西夏。后被宋太宗引水湮滅,從此,淹沒在沙漠之中。

            binary_middle (1)

            到毛烏素了解滄海桑田

            毛烏素的蒙語是“有水的地方”。沙漠下面是什么?淺淺的水資源。還有石油、天然氣、煤炭、巖鹽。有定邊的鹽湖,從上古到近代一直是重要的戰略物資,特別是在1940~1943年大生產運動中,359旅2000余名指戰員在此打鹽,曾被毛主席譽為“鹽湖是中央第一財政”。有中國最大沙漠湖泊—紅堿淖,至于海子,90年代前還是星羅棋布。有世界7大煤田—神府煤田,天然氣更是輸往北京西安等全國各大城市,資源儲量世界罕見,被稱為中國的科威特,榆林正在建設國家能源化工基地。可以想見,這里曾經是海洋,曾經是森林,曾經是草原,曾經是沙漠。現在是綠色,是城市,是化工基地,是旅游勝地。

            到毛烏素了解獨特的文化

            戰爭的頻仍,民族的遷徙,促使了民族的融合,文化的融合,產生了陜北獨特的文化。陜北民歌傳承了古老的詩經賦比興的手法,在民國時期,因為走西口逃荒爆發式興起,與中國革命的結合,煥發出新的生命。也是建黨一百年唯一在每個時期都有歌聲的民歌。《走西口》《蘭花花》《南泥灣》《山丹丹開花紅艷艷》《人民公社有力量》《東方紅》《咱們的領袖毛澤東》《叫一聲哥哥你快回來》《黃土高坡》一首首歌曲穿越了每個時代。大秧歌、嗩吶、腰鼓、道情、霸王鞭、說書、剪紙、石雕都是反映北方人豪放特征的文化。在陜北沒人不會唱陜北民歌,還有許多人會即興編唱。還有獨特的飲食文化,這里處在肉食蔬菜雜糧結合的地帶,山區的羊肉不帶膻味,羊雜碎是人們最好的早點,因為它解決了頭一天飲酒第二天不舒服的問題,這里把雜糧能做到極致,雜面搟的和紙一樣薄,蕎面做河撈、剁蕎面、涼粉、碗托、攪團、煎餅,油炸糕,空心手工掛面,黃饃饃。與內蒙相近,酒文化發達,劃拳搖塞子打牌,自編自唱酒曲,不醉不歸,重要的是,要把客人喝好,先把主家撂倒。據說,陜北女人漂亮男人帥的原因就是民族融合的結果,米脂的婆姨綏德的漢是傳說呂布是綏德人,貂蟬是米脂人,據當地人說呂布是戰亂父親戰死,母親帶肚子來到綏德避難,生貂蟬前4年當地百花不開。

            陜北獨特的文化還在于語言的獨特,古老的陜北因為交通閉塞、與外界交流的閉塞,方言中保留了秦漢唐宋元明清的許多用詞,到陜北聽方言,如同聽到古代的聲音。

            到毛烏素了解榆林對中國革命的重要性

            中國共產黨成立后,1923年,李大釗的學生李子洲帶著他的同學魏野疇等把馬克思主義思想傳到了榆林中學、綏德師范、米脂中學,當時,劉志丹謝子長高崗都在榆林中學讀書,三所學校為中國革命培養了大批優秀干部,1927年清澗起義打響了西北革命的第一槍。為中央提供了土改的調研實踐地,積極糾正了在各地蔓延的“左”傾偏向,使邊區土地改革運動沿著正確軌道開展起來。為延安的文藝創作實踐提供了沃土,將大量的陜北民歌改編成革命歌曲和詩歌,如詩歌《王貴與李香香》,歌曲《二月里來》《咱們的領袖毛澤東》,秧歌劇《兄妹開荒》《夫妻識字》。中央紅軍轉戰陜北在榆林一年零五天,在小河村,吹響了全國解放戰爭由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攻的號角。在佳縣毛澤東提出 “站在最大多數勞動人民的一面”,在清澗縣寫下了《沁園春•雪》。指揮彭德懷采取“蘑菇戰術”,連續進行了青化砭、羊馬河、蟠龍三次殲滅戰,并從容地指揮著西北和全國各個戰場人民解放軍的作戰行動,在最小的司令部里,指揮了最大的人民解放戰爭,真可謂是"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里之外"。

            binary_middle (3)

            到毛烏素了解治沙

            連年戰爭、軍屯種田開荒,和降雨量的400毫米分界線。毛烏素終于變的黃沙遍地。明朝末年生態環境惡化導致赤地千里,民不聊生,爆發了李自成張獻忠起義。清朝走西口實際上是康熙開禁了據長城50里內的黑界地,內地人去內蒙種地,大量的開荒讓土地大面積的沙化。光緒年間巡察官員、朝內翰林王培芬有詩“萬里遨游,百日山河無盡頭,山禿窮而陡,水惡虎狼吼,四月柳絮稠,山花無錦繡,狂風陣起哪辨昏與晝,因此上把萬紫千紅一筆勾。”解放后,國家開始部署三北防護林建設,榆林涌現出一批又一批的治沙英雄,郭成旺、牛玉琴、石光銀、張應龍和一代代女子民兵治沙連,用他們的青春、汗水甚至生命演繹了可歌可泣的治沙壯舉,一屆一屆的黨政領導把治沙綠化工作作為主要任務,廣大治沙綠化專家技術人員干部群眾灑下來辛勤的汗水。2020年4月22日,陜西省林業局發布數據,榆林市沙化土地治理率已達93.24%,860萬畝流動沙區重新披上了綠裝。這意味著中國四大沙漠之一毛烏素沙漠即將退出陜西版圖,成為全球第一個消失的沙漠。2019年榆林被評為國家森林城市,2020年被評為宜居城市。同時,花卉苗木、大扁杏、蘋果、沙棘、核桃產業化發展,建立了以種植業、養殖業、加工業、旅游業、新能源等為主的沙產業體系。榆林的新城建在沙漠邊緣上,榆橫工業園區、榆神工業園區、錦界工業園區、靖邊工業園區都建在沙漠邊緣上,不但穩住了沙丘也更好的綠化了沙丘。真正體現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凌  恒

            本文來源:榆林日報編輯:石麒會

            微信閱讀

            手機閱讀

            APP下載

            国产片AV国语在线观看